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7的文章

深夜猶太會堂遇見信實的神 - 贖罪日 Week4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        「七月初十是贖罪日;你們要守為聖會,並要刻苦己心,也要將火祭獻給耶和華。當這日,甚麼工都不可做;因為是贖罪日,要在耶和華-你們的上帝面前贖罪。當這日,凡不刻苦己心的,必從民中剪除。凡這日做甚麼工的,我必將他從民中除滅。你們甚麼工都不可做。這在你們一切的住處作為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你們要守這日為聖安息日,並要刻苦己心。從這月初九日晚上到 次日晚上,要守為安息日。」(利未記23:27-32)
        遵守利未記16章和23章所說的一般,從星期五的日落開始,我就沒有再吃、喝東西,也盡量不再用電器產品,手機和電腦也關機。午覺起來信步走到了學校裡面的猶太會堂,卻忘了要穿白色的衣服,那是猶太人哀悼悔改的顏色,所以我坐在外面,對於一個非猶太人同時也不會說希伯來文的,進去裡面其實需要很大的勇氣,聽著裡面的人唱著歌,Kol Nidre Prayer曲調的那股沉重,如同所有人臉上僵硬的表情。我坐在一旁觀察,不知不覺的也進入了氣氛之中,開始回顧過去的一年並為了其中所犯的罪跟神悔改,去年暑假依序到了溫州、金門、上海、蘇州、西安,以及崇明島的新年冒險、江南的背包行,接著回到台灣被修剪,就踏上了申請以色列理工學院的忙碌之中,在叢林之中藉著信心披荊斬棘,在七月亞太特會後的主日晚上收到了錄取通知單,我在床上第一次喜極而泣,不僅是因為這信心的結果和錄取的獎學金,更加喜悅因為神悅納我進入這個宇宙的中心。九月三號踏上了這塊土地,一個月以來心中的決心實在太多而使生活稍顯紛雜,我知道順序放對最重要,所以這個贖罪日便是重新整理自我的新開始。


猶太會堂為誰開?         我跟我的室友開始了這樣的贖罪日對話,他剛從會堂回來,因著心中無法抗拒的熱情我開始跟他分享贖罪日禁食讀經的心得,他也跟我說了他今天在猶太的會堂裡面唱歌、跳舞、do Jewish things……,心中暗暗期待明年的這個時候可以順利學會希伯來話,並真正的進到猶太會堂,但是我真的能進到裡面嗎?
        「外人可以進到猶太會堂嗎?」「要看你去哪個會堂,有些人會介意,有些人不會。但是如果你頭上有帶著小圓帽的話就可以了,因為……。」
        那個小圓帽其實不僅僅猶太人會戴,一般人都會直接聯想到猶太人,但其實天主教的神父也都會戴著啊! 當他跟我說的時候我才想起來,只是神父戴的顏色不會有這麼多種。它…

苛求的美麗

苛求的美麗是海邊只有一次機會的撿石之路,抑或莫邪以命換取的寶劍。以時間去理解,以身體去力行,是飽暖才思的淫慾,抑或生命必求的真理? 是才子佳人的浪漫,還是窮苦人生的法式糕點?

        再踏上旅程之前得著那美麗,使人困惑著......。旅程的目的原是為了那美麗,得著了卻失去動力? 又或許那美麗使我不再漂泊不定? 這美麗是永恆的美麗,或是短暫經不起風化的奇蹟? 能伴我多久? 說一生是否太長太沉重?但是否也是時候? 但遇到美麗的時候豈不是神決定的?

        通達者不想再通達,因為通達使得一切變得太簡單,而失去了味道。偏頗者不想再偏頗,因為偏頗讓人苦惱煩心,沒根基的煩惱喪人心智。美麗卻是讓人苛求,是人人天生的偏頗,這或許是神設計的局,使人人為自己所喜悅的美而吸引,但離開神心意的審美觀隱隱帶著人本身的問題,就是愛因斯坦所說的「愚笨、貪婪、恐懼」,使我嚮往的美始終不純。

        拿細耳人離俗,是內心的分別為聖,但是沒有行為的心是死的,行為也必全然聖潔。我天生的浪子心、浪人型要如何過上那樣的生活? 因此我是那順服的狂人,順服於神的話語與權柄卻狂熱於神所賜的美好生命;我也是那桀驁的門徒,如彼得回應神三次「你愛我嗎?」的問題,嘗試養出一顆牧養的心。小時候總想著我心放蕩,馳騁草原,龍吟虎嘯;長大了知道末世有爭戰,末事多苦難,末日有審判。生活不戰戰兢兢,肉體的第一次死後,就面臨更為險惡的第二次死。

        這篇文章寫到此處,已經花了一個禮拜,我不再苛求美麗,而苛求自身的生命泉源。要純像那高山上的晨露,要淨像那深山之瀑布。方能沁人心脾感化萬物。

        這篇文章寫到此處,已經花了一個多月,蒼海天涯孑然一身,只想踏入那曠野,尋求那未來新的美麗。「時間」已經來收割他的成效,沙漠化我情的綠洲,卻在曠野開道路,沙漠開江河,生命何曾如此美麗過,因慈繩愛索不曾任我怠惰蹉跎。


面對猶太人的13.7度 DAY25

今天或許是我人生第一次跟猶太人如此深入的聊天。自從我來到以色列後,我到了許多地方,跟台灣來的人聊天,跟中國來的人聊天,跟教會裡的猶太人聊天,跟路上同行的猶太人聊天。而這次我跟我的室友聊天。我從房間走出來上廁所的時候,心中起了第N感而想到了一個問題,並且有感覺這個簡單的問題,可以挑起許多話題讓這個夜晚有一個很棒的談話,於是乎踏出了浴室時,我便煞有其事的站在他所坐位置的對面,抓住了椅背身體向前微微傾斜,還沒有斜到讓人感到威脅的13.7度。先用肢體充分表達了我的好奇,還有認真,畢竟來到這個不是每個人的英文非常流利的地方,我必須完全發揮我在臉部表情和肢體語言上面的優勢,這兩個方面我完全不謙虛,我就是天生好手。


「What do you usually do on Yom Kippur?」
你在贖罪日這天通常會做些什麼? 之乎者也,他先講了大家的傳統,遠離科技的一天,沒有手機電腦或任何科技,小孩會騎腳踏車上馬路,因為這時候騎車開車是違法的。我跟他說了我心中的小願望,就是要在這天躺在馬路上一個小時不動,他跟我說會被腳踏車壓到。當我問他你真的會去思考你的罪嗎? 他說會,但是他是個無神論者,他繼續說猶太教所相信的,而我帶領話題到他身上,因為我有興趣的是他這個人,我想瞭解他對這個節日的看法,於是他說明了他之所以遵守這個節日是因為它在這個國家具有如同法律般的地位,且是所有節日裡面最重要的,所以他會照著傳統去做。我問他的家人是否也是無神論者,他說他的家人是屬於平信徒,也就是不那麼虔誠的,希伯來文叫做什麼「馬蹄啊」的。


我接著問了一個對每個人都很重要的問題,幾乎是每個人一生中必想的事情:
「What's your perspective and concept about the universe?」
你對這個世界抱持什麼樣的觀念? 因為在我的想法裡面,每個宗教都是代表著一個不同的世界觀,並不是說勸人為善不好,但更重要的是選擇一個最合邏輯,最真善美的世界觀。而我認為基督教的世界觀是最符合這個條件的。他的答案是他認為人死了之後就「無」了,因為他並不知道這些東西的答案。他所「想」要表達的態度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因為他的理由是不知道也永遠無法證明,所以……,但是他犯了一個錯誤就是他還是在無知的情況下做了一個選擇,最佳的狀態應該是尋找答案的狀態,或是你確知找到了最滿意的答案的狀態…

加利利的淚海 - 聖迷vs聖徒 Day12

以色列的第十二日 加利利的淚海
旅程若不引發思路,若不走進心路,確實可惜了一點,走了遠一點也要想得遠一點,走萬里路才能勝過讀萬卷書。 徜徉在加利利大湖中,水的滋味是典型以色列的滋味,並不是那麼習慣;水裡的魚吃著我台灣的腳,倒是蠻享受的模樣。大熱天裡泡泡腦子、動動身子,小心翼翼、戰戰兢兢地嘗試往深處游……。 自古以來政權更迭,完全合法的政權又何曾存在? 確實曾經存在,條件是要self-existing。因為篡奪者總是不能算是合法承接正統,只能說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或者是他當下比較強,或者是他運氣比較好。所以若要說是最正統合法的,那就是最早就存在的;而若是要說最強大的,則是時間軸上最後一個。 聖經似乎就是這樣的故事,神是『阿拉法』,也是『歐米伽』;是初也是終。以伊甸園神的美好創造為開始,最終經過了屬靈的大爭戰,地上的患難,魔鬼不堪一擊的慘敗。世界回到了新天新地,啟示錄中二分了天下:屬神的人在神的國度,不屬神的在不屬神的國度。
以色列三個字後面有如許的意義,古老的新創國度、充滿爭議的國家、歷史超自然大逆轉。佇立在提比哩亞的這座清真寺,彷彿在空中散播著控訴以色列的傳單,抗議神的不公平。但我最近體會到一個人想要得到完全的公義前,需要先完全誠實公義的面對自己,因為沒有人能做到這一點,因此世上大概沒有人可以百分之百的抱怨不公義;但我們即使不抱怨,卻也可以百分之兩百的放心,因為神祂絕對會伸張每一個細節的公義,但是人首先必須要知道真正的人生觀,就是我們死後都會需要對神負責。 今天會來到這裡,完全是一時的興起,因為昨天有人跟我提起加利利海的聖彼得魚,也就是相傳彼得從中取出一塊錢的魚,竟然很像是台灣的吳郭魚,所以就衝動決定來這邊看看。提比哩亞實在是安靜的小鎮,雖然他已經是加利利海周圍最大的城市了。美得剩下海與遺跡,還有背後許多雋永的故事~「耶穌行走在海面」、「三次對彼得說你愛我嗎?」。 這邊還可以看到很多小店面,賣著聖地的東西,但是總會想著住在這個地方的百姓他們是不是真的了解這個地方或是這些東西,還是利用著「聖」這個字,再加上許多外地來的「迷」,就能夠造出一地的觀光風氣,一方的紙醉金迷。聖迷是真的存在的,但是要怎麼樣才能取得平衡? 我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對自己誠實並以聖經為根據。 雙腳踏進加利利海,心中也泡進歷史的長河,耶穌對彼得說的那些話語在耳邊縈繞著……:「來跟從我吧!我要叫你得人如得魚」「把網撒向船的…

聖地 - 宇宙的中心 Day 1

心 的 第一天
起飛了四次,慶幸也成功地降落了四次。特別提醒起飛降落的時候別像我一樣睡著了,如果你睡著了而沒有去適當的調整耳朵因為氣壓改變而造成的不適感,會使得耳朵內部氣壓差過大,輕則可能會像我一樣形成暈眩、頭痛......等等,重則導致長久的傷害。
身旁坐的人從台灣人,漸漸地變成泰國人,而又變成中東人、最後變成以色列人。我喜歡在路上的感覺,總讓人感慨出他平常嘆不出的息、訴不出的苦、感不出的恩。這回我明瞭的看到過去一路上我的疑問,那就是為什麼我的路是這樣的路,為什麼我的命是這樣的命? 過去的種種,似乎都連到了這一趟旅程。
小時候的聖靈內住、小學的才華耍酷、國中的學習天賦、美國的個性過渡、高三的洗禮哭訴、大學的信仰歸宿、上海的罪中糊塗生命復甦、畢業後我再度踏上生命求學路途。
旁人說的運氣,是信仰中的福。只有我最清楚自己所受到的都是神的恩典,也就是那白白的恩典。時時刻刻警醒,因為神隨時能拿去這一切,這是一個神學院的朋友提醒我的,對我來說猶如那暮鼓晨鐘,每當心中善惡的兩個律交戰的時候我以此警惕自己。


於是我降落了,心也落在了這世界的中心。 一位台科大教授兼屬靈的長輩,告訴我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而以色列又是地球的中心,歐亞非的交界。是神應許給亞伯拉罕的土地。聖經裡面說道「那地在耶和華未滅所多瑪、蛾摩拉以先如同耶和華的園子,也像埃及地。」曾經伊甸園也在這附近,現今淪落成不生草木的沙漠,是因為那時的罪惡與天降的神火,這地的景觀就彷彿人的靈命,原本承接神的形象,而後因著自大而驕傲,因著自由而擇惡,綠草花木成了噬人沙漠,代表了整個世界的貧乏。


如今以色列孕育了茵茵綠葉、森森樹林,不禁讓我開始思想「耶穌就要再來」! 因為回到神起初創造的美好,正是神一切計畫也是整本聖經的一個大重點。
從特拉維夫到海法,觀察旁邊的樹木,地上都可以看到管子澆灌,這就是滴灌的技術。以色列的雨量大概就是台灣一個颱風的雨量而已,但是因著海水淡化技術,他們已經完全不缺水,還能向周遭國家輸水。這地方的回復,回到神的心意之中,讓我知道自己身處在一個末世的提醒之中;漠視這提醒所帶來的是~去到沒有神的地方----地獄。
一大早九點來到了焜煌叔叔和遠美阿姨家,只能說我真的又享受了一次神的恩典,有他們的接待與照顧,我才能這樣莽撞的就來了聖地。
海法的風景

因為是在高低起伏的山坡上,有點像舊金山,到處都看得到海。海洋是每個人心中的自由,養成探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