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婚前信行為

有這麼一本書「Ethical slut」講的是開放關係,在基督徒眼裡是罪,犯了淫亂和姦淫,但對非基督徒來說有錯嗎?  雖說婚前性行為帶來了許多社會亂象,帶來許多傷害,但是若能事先做好防護,好像也沒太大影響。一個人若能稍微控制自己走的路近乎中庸一些,不要過左過右,彷彿還是能夠享受婚前性行為,又享受快樂的婚姻生活。並不總像是基督徒所說的那樣遁入悲慘世界。

婚前性行為總是被拿來考驗基督徒回答問題的智慧,每個人都可以理解如果守貞能到最後,的確是有他的好處,但是守貞到最後會不會因為婚姻中性生活不滿足,而終究一條路分兩頭走? 這些問題教會中不常提到,甚至比同性戀提到的機率還低,但是這話題在男生當中滿天飛的程度就像東北沙塵暴! 這些大哉問最後還是要回到聖經的根據才行。

這篇文章淺談我最近生活中所見所聞,也順道回應這個主題,期盼可以激發讀者的想法。

Amy阿姨在福音茶會中生動活潑的講述者兩性之間的愛,老基督徒都知道她接下來要說神的愛透過耶穌來到我們身上,這些套路從小到大不知道走了幾遭了,但是這次不太一樣,我居然還能有所收穫!只見Amy阿姨拿起了一個膠帶黏到了我的一個朋友身上,然後狠狠地撕下來,原來是用膠帶的黏性比喻兩性的關係,在黏到第二個人身上時,他不自主地發出了噁心的聲音,因為膠帶上面滿了前一個人的皮膚屑。親密的關係是什麼? 性行為的存在意義為何?

或許上帝藉著性行為做黏著劑,使兩下合為一體(創2:24, 弗5:29-32)? 且原本神的設計是不再分開,所以在有性行為之前我們必須深深了解彼此,且心裡互相吸引,在一起能替天行道,分工能各自閃耀(弗5:21-28)。而今人類卻偏向於有多重性行為而後結婚,黏性不復第一次那麼黏,且上面黏滿了第三者、第四者、第五者......等等。但最終或許也同樣能找到了一個伴侶開心的在一起。

但我們想想我們所要的到底是什麼?是最終的那個好結局?還是一個豐富精采的過程,沒有了豐富的過程彷彿沒有年輕過,但是如果是將重點放在婚後兩個人可以一起做的事情,彷彿好像可以跳過前面試用的過程,儘快地尋找另一半...。但是基督教的說法好像就是有些地方說不通! 沒有試用的過程如何知道他是否腎虧或是早洩或者就是不合拍? 如果性生活真的那麼重要的話,這些也就一樣重要!
其實,一個守貞一輩子的基督徒在追求另一半的過程中如果缺少「信」的話,那就枉然勞力,還是形同非基督徒,而且因為…
最近的文章

死的不是我們所以沒關係

「嗚~~~~嗚~~~~」是警報響了嗎? 2018年五月14日美國搬遷大使館到耶路撒冷,是自2014年的加薩衝突以來再一次大規模的衝突。遠在美國的川普Trump總統的一句話,像是蝴蝶在太平洋中間拍了一下翅膀,地球彼端的以巴衝突造成迄今為止近百人死亡,幾百人受傷。這讓我想起美國室友跟我說的一句話:

People who are not interested in politics are like people drowning in the water and don't like water. 不喜歡政治的人,如同將要溺死的人卻不喜歡水一樣。


        「銅~~~怕~~~」直到這個警報聲超過了平時的音域,重低音震破空氣而出的同時我才心中確定只是以色列理工學院一年一度大Party的音樂。我選擇不去Party有很多原因,其中的主因是我不想再被蒙蔽在金迷紙醉、聲色犬馬的花花世界之中,而無感於世界的殺戮與荒唐。今年的一首新歌「This is America!」是全世界的寫照,我們注意焦點的地方,而後面失焦的亂象、平時沒有得到鏡頭的殘酷總是被忽略。



        我們會說:「這兩個沒關係,不衝突也不矛盾。」所以便自我中心的享樂,然後不時的發出同情的聲音,就像舊時的我。但事實是在沒關係的時候不矜持,有關係的時候是不可能停下來的,所以「沒關係的時候」是我們練習拒絕的時候,「有關係的時候」是實彈上場的時候。我有鴻鵠之志,只希望有天能以世界、以神為中心去完成更大的計畫,所以也深知要好好建立心理素質和正確的想法,未來才能通過「不欺暗室」的考驗。

        就像是人們總是不斷拒絕「毒品」,卻不知道「糖」害死的人遠超過毒品,就像青蛙怕沸水卻安逸於溫水。我們生活中的享樂就像是糖,失去敏銳,並使自己的心蒙上一層厚厚的油。不死於糖的人說糖吃了沒事,重傷於糖的人神智不清也說不出糖的問題,兩極的世界就是分成了定義生命為「追求快樂」與始終在痛苦之中的人。

        我對於說「只要你快樂就好!」或是以自問「你這樣做快樂嗎?」來確定心中平安的人相當擔心,因為糖吃多了會胖,胖了會高血壓,高血壓心臟難受,心臟有病生命難保。

貼上三個今天的新聞:
        美國把以色列大使館遷到「兩國首都」耶路撒冷,以巴衝突造成40人死亡
        古巴航空客機起飛後墜…

習慣的力量 The power of habit

習慣的力量The power of habit

        這是一本利用閒餘時間所聽的英文有聲書(在Audible.com上面找到的暢銷書)。咬字清晰聽起來很舒服,內容則是一個我從未曾了解的領域「習慣」。很多事情是我們從小就聽到的「老人言」,但是就算再仔細聽,也總得吃個虧,直到某個電光石火,才頓悟到其中奧義。習慣就是一個典型的「人人都知道」,卻「還是做不到」的「秘密」,這本書則揭示了箇中奧秘。


1. 習慣的組成
        簡單介紹習慣,幾乎就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識 : 需要長久的養成,壞習慣難改正,好習慣難養成,而這本書中總歸出習慣的三個金律,第一個是觸發習慣的CUE點,第二個是習慣的過程Routine,第三個則是習慣過程後的獎勵Reward。這是在面對習慣時很重要的三個切入點,一個人要面對自己的習慣就必需要先思考,這個習慣的先兆是什麼 : 一個喜歡咬指甲的人曾說會感覺自己的手有腫癢的感覺,此時下個動作就是習慣性的把手指放到嘴邊;有時候也可以問一下完成習慣後是否有一種心理上的獎勵作用,書中提到牙膏在一開始的行銷是不成功的,直到有人在裡面加入了一些會讓嘴巴清爽並且牙齒光亮的元素在裡面,使人在刷完牙後心裡感覺特別的清潔舒服,從此刷牙一定要用牙膏就成了大家的生活習慣,試試看刷牙不用牙膏,是不是心裡感覺不舒服???
        習慣養成後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渴望」,讓我們會一再地想要去重複這個習慣。對猴子的實驗中看到,在習慣還沒養成時,快感是在得到獎勵後才得到,漸漸養成習慣的過程中這個快感發生的時間會漸漸提前到習慣的過程之中就發生了! 這也是書中提到那些賭博成癮的人以及許多上癮習慣之所以難改的地方。有一個實驗中,給兩群人玩一些機率遊戲同時測試腦波,有「贏、輸、差一點」三個選項,對於「差一點」這個結果,一般人的腦波與輸的腦波相同,賭博成癮的卻是與贏的腦波相同。可見快感與渴望的形成似乎就是習慣養成的證書,三者之間的關係非同小可。

2. 習慣與知識的差別
        再來要知道習慣的力量就必須知道習慣與知識不同的地方,知識是會忘記的暫存,習慣是已經蝕刻上頭腦的迴路,是非常難以改掉的東西,要花更大的力氣去覆寫或塗抹,一般人幾乎是做不到,曾經有案例中有人出車禍失憶,但發現他仍然會定時去散步,直到他散步回來後,要他去重新畫出他走的路線卻無法做到。可以看出習慣是比知識還…

論「台灣人說我被洗腦」

台灣人聽到一個台灣人說他是中國人,通常就會覺得他是被洗腦被統戰了!因為我就被別人說過,我也開始自己反省當有長輩這樣說我的時候,是我的無知還是他們的過時?這篇文章只求歷史分分合合中的和與合,有過之處請諒解。
        首先,什麼是洗腦?這是一個在與人辯論的時候,無理也無禮的向人關門的詞語。被洗腦的人等同進入流沙之中,被洗腦等於無法接受其他思想,被洗腦的人我們不用再跟他說半句話,因為他聽不進去的。就像是被關進精神病院的正常人,高聲喊著說:「我不是精神病」也不會有人相信他。其實,說一個人被洗腦,就等於宣判了你們之間對話的終結。當有人說我被洗腦時,我第一無法再跟他溝通這個話題和延伸,第二我認為此人大概是沒有其他有利有理的陳述所以出此下策,第三我對此人的印象也會是他被洗腦了。


        洗腦乍聽之下是負面之詞,但是只有在被錯誤的思想洗腦時,才糟!今天有人說我被基督教洗腦了,我可是樂呼呼得想要再被洗得更徹底。事實上,從這個世界的觀點來看,負面的洗腦甚至也不存在,因為所有的思想、主義之間都是相對的,豈有孰優孰劣、上下之分?再者,以民主為榮者若說他人被洗腦,更是自毀招牌。就如尼采所說的,跟怪獸戰鬥時千萬別讓自己也變成怪獸! 民主鬥士不能變成毀人思想的獨裁者啊!
        若從基督教的觀點來看,我們有絕對的神本思想,在有絕對的正確存在時,也才有絕對的負面存在,被恐懼邪惡貪婪愚笨洗腦的大有人在,基督徒是否就拿著你兩刃的真理之劍,把所有天底下執迷不悟的人給劈下去呢?自然不是,因為基督教最重要的是一個從神來的「愛」,以愛去影響感化別人,以行動去實踐,才真的能讓人接受。如果硬要去砍別人,那你與聖經中的法利賽人又有什麼不同,用著人的遺傳、人的產物拒人於福音的大門於千里之外,如今也才會有這麼多人甚至被那些本應傳福音的基督徒給傷害。
        回到非基督徒的角度,我的祖先是從泉州來的,就對祖先的情來說,我可以是中國人,多了十三億的同胞,要追到更早之前,我的祖先甚至不在中國這塊土地,我應該說我是地球人,反正格局大到以世界為家,我多了六十億的朋友。相信有人看到這邊會想很多,但是我有說過我不感念台灣政府的付出、民主鬥士的血淚史、人民的用心嗎?說自己是什麼人根本不應被放大成為「背叛」,當我說自己是中國人,我表達的就是我愛中國雋永的文化和中國土地上每一個同胞,中國政府縱有令人不滿的…

神要擴張我之前的二十年

明天就是來以色列最重要的第一個考試,心中縱使有點窒息感,卻有些不尋常的興奮。閉上眼,我可以看到自己從小到大的一幕幕,在大腦的世界裡面一個一個的串連起來,交錯相連縱橫複雜,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在人生的某個時刻回顧自己走過的年歲,但是這次卻是最完整的一次。神給了我完整自主的空間發展自己所喜歡的領域,卻也不斷帶領我到他要訓練我的地方,想到這裡我腦中的宇宙情不自禁的顫抖。



        小時候那首詩歌「使用我,使用我,在你同在中。」在某個時刻從背景音樂轉成了主旋律,在年紀好小好小的時候,我是否就已經向神許下願望說我要為他所使用? 我記得有次在敬拜讚美特會後幾位老師在聊天中說到:「銓銓每次在呼召的時候都一定會出去接受按手禱告。」那大概是在一二年級的時候吧! 是否那時候我已經獻上自己為主用? 雖然不明瞭,我卻一直知道自己帶著聖靈的記號,心中聖靈的聲音也總是伴隨著我到任何地方。         更小的時候克安通牧師對我說了一個預言,他說我會成為領袖,無論我怎麼看自己,總是不覺得自己會是那個「領袖」,有好多領袖需要的東西都是我最缺乏的。我會告訴自己可能那個領袖不是一個「大」的領袖,是個「小布隆東」的領袖。不過看看大衛、摩西,一個逃亡四十年成為以色列偉大的領袖,一個在曠野四十年八十歲成為出埃及的領導者。神的作為不能被限縮,卻需要我們有信心地將主權交給主。


        在差不多小的年紀,教會帶我們去到小兵丁營會,晚上有禱告會。在按手禱告之後,我睡著了,夢裡看到耶穌站在我跟弟弟的房間中間,告訴我要與弟弟彼此相愛,那個畫面到如今像是昨天發生一樣。雖然生命中許多的傷害來自家族的遺傳,但神使我們成為和平之子,為了和平而奮鬥努力,為了使我與父母家人之間的關係和好,在美國與在中國的時間,神都持續的幫助我。或許為了使他所用的器皿至少是完整能承裝恩典,神正一步步的修復我的生命。         曾經有一段黑暗的日子裏面,我沒有安全感以至於夜不成眠,以至於在家裡態度特別差。那段很長的日子裏面,回想起來像是個噩夢,心中充滿了憤怒與不解。憤怒自己天生的才華被扼殺,這麼說確實狂妄,誰會出生就知道自己的才華呢? 不解為什麼父母用那樣的教育來對付我,使我那麼的不開心。原本自己想學的音樂,最後成了完完全全的惡夢,成為巨大的壓力;明明每次在學校數學段考都可以考到滿分,但回家卻被說成比弟弟還要愚鈍,在爸爸像是個天才…

一顆服事的心

有時候覺得自己單純的傻,有時候覺得自己瘋狂的癲,更有時候覺得為主單純、為主瘋狂有點浪漫。過去造就今日的說法在我身上,就是再怎麼叛逆的兒子,沒有羞恥心的罪人,都屈膝在主面前服事,再有多想狂、多想浪,心中都還是順服著聖靈的引導。尋覓波濤中僅能立足的那塊礁,這就是要不落入罪海、持守信仰,並繼續照著神的心意發展個人特色的立足點,而這個立足點就是服事。
        現代人的思考能打破所有權威,並建立新的準則凌駕於古典之上,守著聖經活的字句卻是不用怕,只怕死守信仰的人被敲碎,因為他們以想法限制神的作為。我的信仰也被敲過幾次。敲過了才知道硬度在哪,延展度如何,楊氏係數多少,屈服應力多少? 但是要注意的是你必須在信仰裡面,才能夠在生活中淬煉你的信仰,否則就只是鍛鍊你的個性。而我們要怎麼樣才能在信仰裡面?
        我們要在信仰裡面的訣竅就是,過著敬拜的生活,盡心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也就是靈魂體都在神裡面。只有靈缺乏實踐的信仰是死的;只有意念愛主並不是真的生命,就像有些人在婚姻空殼中,沒有感動也沒有浪漫的行動;只有行為卻像是腦充血的男生,並不知道自己愛的是什麼,就只是一股腦兒的去追求。所以當靈魂體都在神的愛中時,我們就是活在信仰裡。但是活在信仰裡的具體表現是什麼?
        有個跑步選手說他每次在全力衝刺的時候,都會感覺到神對他的喜悅,因為他將神所給他的恩賜發揮到極致。神要我們為祂而活不是只有在教會的服事,而是要我們與神 fall in love。談戀愛的人,會為你的愛人傾盡全力,就像是打籃球的人會因為女生在看而使球技升了一個檔次;有些人談戀愛了,他會想要在工作上更加的認真。歸納來說,活在信仰裡面就是先發揮你的想像力想一想,當你談戀愛時你會怎麼做,想清楚了之後你就是應該要這樣對神做。那這樣做的效果會是什麼?
        神說過,在世上不承認祂的,到時候在天國裡神也不認識他。自己不願意承認的愛情,那怎麼能算做真正的愛情呢? 不過就是一場自我欺騙罷了。反觀真正的愛情不只是你傾盡全心,你所愛的人也對你傾盡全心,因為愛情是互相的關係。耶穌曾說過我們人雖然不怎麼樣,都知道要拿好東西給你們所愛的人,更何況是天父呢? 豈不是給我們上好的嗎?
        服事,後面代表的是敬拜的人生態度,也就是盡心盡意盡力愛主我們的神,也就是與神談一場戀愛!



這是我的手
華人敬拜讚美 英翻譯…

學希伯來文的方法: 嬰兒學習法

來到以色列時很興奮的立志要挑戰習得希伯來文的這項技能,而且也立志要自己來鑽研學習的方式,所以也花了很多時間去看TED上面語言專家的分享,他們的方法都很有效。我也去了解人的大腦對語言的反應,了解了一些大腦運作的原則。不敢說自己是專家了,但是在我學人生第三個語言的過程中,對學習語言時大腦的運作有了一些心得。

首先要知道的是我們想到一個單字時,大腦中會有多個區域有反應,舉個例子: 想到蘋果時,會有吃的區域和顏色的區域有反應,如果你跟蘋果有特別的回憶,那些回憶相關的區域也會有反應。如果腦中反應越多越強,是不是整個大腦會運作得更快?反之,一個你不知道的語言的某個單字,對你來說毫無意義,因為當他進到你的大腦時,你感覺一片空白。所以以下所有的方法就是要讓每個字能夠在大腦裡面自由穿梭而設計。
嬰兒學習法 1. 生活體驗式 嬰兒在學齡前可以運用簡單的辭彙並且百分之九十的文法正確,回想一下,自己小時候,小孩所做的事情就是生活和體驗。所以嬰兒學習法的第一個重點就是在生活中加入新的語言。 我實際上做的事情是認識身邊周遭的所有事務的單詞,記起來後每次走在路上都會念一遍,這些字馬上就根深蒂固在腦海中,最後我甚至看到某些東西直覺就會想到希伯來文的念法。另外一個就是與人之間的接觸,別人教你的單詞往往會印象更深刻,因為會夾雜著當下栩栩如生的情景和自己的感情在裡面。 生活體驗式的終極目標就是要讓每個單字去對應到大腦中更多的區塊,讓整個大腦動起來。 2. 習慣學習法 比起我們一般學習語言是先從字的意義,句子的文法開始學。這邊我們是兩者並進,就像是小小孩,他們在學習一個語言時,必定是聽人重複說的同時看著那個東西(假設他是一個具有形體的,因為小孩一開始也是先學看得到的東西的字),聽久了自己也會講了。小孩最後三年內也可以讓自己的文法達到百分之九十正確,我個人認為是因為聽習慣了,講習慣了,而不是因為他們會文法了。 這個方法的應用就是,在學習生活中體驗不到的字時,我會在腦海中想像這個場景,然後想像這個字在腦中迴盪,最後再自己重複幾遍。 3. 混沌學習法 小孩學習東西時不會有一個明確的先後順序,所以這裡的重點是不要侷限自己學習的順序,有時候先學幾個難的句子會為你之後的學習帶來很大的幫助,你會在學習語言的道路上有很多頓悟的驚喜,「啊!原來那時候的那個句子是這個意思。」「啊!原來那個句子還可以這樣用。」「這個我之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