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面對猶太人的13.7度 DAY25

宿舍窗外的景觀如此遼闊

今天或許是我人生第一次跟猶太人如此深入的聊天。自從我來到以色列後,我到了許多地方,跟台灣來的人聊天,跟中國來的人聊天,跟教會裡的猶太人聊天,跟路上同行的猶太人聊天。而這次我跟我的室友聊天。我從房間走出來上廁所的時候,心中起了第N感而想到了一個問題,並且有感覺這個簡單的問題,可以挑起許多話題讓這個夜晚有一個很棒的談話,於是乎踏出了浴室時,我便煞有其事的站在他所坐位置的對面,抓住了椅背身體向前微微傾斜,還沒有斜到讓人感到威脅的13.7度。先用肢體充分表達了我的好奇,還有認真,畢竟來到這個不是每個人的英文非常流利的地方,我必須完全發揮我在臉部表情和肢體語言上面的優勢,這兩個方面我完全不謙虛,我就是天生好手。

正點的廚房

「What do you usually do on Yom Kippur?」
你在贖罪日這天通常會做些什麼? 之乎者也,他先講了大家的傳統,遠離科技的一天,沒有手機電腦或任何科技,小孩會騎腳踏車上馬路,因為這時候騎車開車是違法的。我跟他說了我心中的小願望,就是要在這天躺在馬路上一個小時不動,他跟我說會被腳踏車壓到。當我問他你真的會去思考你的罪嗎? 他說會,但是他是個無神論者,他繼續說猶太教所相信的,而我帶領話題到他身上,因為我有興趣的是他這個人,我想瞭解他對這個節日的看法,於是他說明了他之所以遵守這個節日是因為它在這個國家具有如同法律般的地位,且是所有節日裡面最重要的,所以他會照著傳統去做。我問他的家人是否也是無神論者,他說他的家人是屬於平信徒,也就是不那麼虔誠的,希伯來文叫做什麼「馬蹄啊」的。

伙食還沒上架前

我接著問了一個對每個人都很重要的問題,幾乎是每個人一生中必想的事情:
「What's your perspective and concept about the universe?」
你對這個世界抱持什麼樣的觀念? 因為在我的想法裡面,每個宗教都是代表著一個不同的世界觀,並不是說勸人為善不好,但更重要的是選擇一個最合邏輯,最真善美的世界觀。而我認為基督教的世界觀是最符合這個條件的。他的答案是他認為人死了之後就「無」了,因為他並不知道這些東西的答案。他所「想」要表達的態度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因為他的理由是不知道也永遠無法證明,所以……,但是他犯了一個錯誤就是他還是在無知的情況下做了一個選擇,最佳的狀態應該是尋找答案的狀態,或是你確知找到了最滿意的答案的狀態。如同許多台灣的學生一昧的相信教科書上寫的進化論,卻是在無知的情況下相信了量子狀態下任何一個都是可能的其中一個狀態,考古學上有這麼多的疑問是無法說明進化論,這麼多其他的路徑可以走,人們卻想要當愚民自以為義,時不時會想要以嘲弄的口吻問基督徒說:「所以你還不相信進化論啊?」這些人永遠不是那些深入研究的人,真正頂尖的科學家近七成相信有上帝的存在,只有道聽塗說的人活在豬油蒙了心的世界。

接著他問我的世界觀,我跟他說了我理想中的世界觀,也說了我們每個人需要找到一個世界觀,才能知道如何活在世上,與孔子所說的不知生焉知死恰恰相反,也與李白及時行樂大不同,但是我也有我的悲哀,那就是我理想中的世界觀雖然正確 (我很有自信XD),也真的才能知道如何活在世上,沒錯! 但是我們並不會因此就活得比別人正確很多。人做他匍匐前行趨向他最深層的慾望,即使你再如何掙扎都無效,因為那是人的絕望,想要解答的人就會去尋找真理,而說真的,我此生只有看過一個這樣的人,為了尋找真理讀遍了各宗教的書籍,他是我在中國背包旅行的時候住在青年旅舍一個大我三歲的年輕人,我實在祝願世上尋求真理者終成天上佳旅。

伙食上架之後

另外一位室友加入了話題,他說了這句很重要的話,解了我心中的疑惑,讓我永生難忘。
「There is no “being” in the present tense for Hebrew.」

來到以色列之後我很認真的學希伯來文,而且選擇了一個方法是我認為最值得推薦給大家,而且效果很好、一舉多得,使我甚至享受其中的。我與猶太人聊天時,就會在沒有話題時釋放出我學希伯來文的熱情,我會錄下他親自為我說的句子、單字和解釋,最好要錄句子,因為這樣的話不僅可以知道句子裡面每個單字的意義,而且下次你可以大方的試著講出整個句子。這樣的方法不循規蹈矩的從文法開始,卻是從更重要的語感開始,還有更為重要的「溝通」開始。因為我發現很多中國人來這邊花很多錢上課,卻很少用希伯來話與他們溝通,但反觀那些回歸的猶太人,一年多就可以與猶太人溝通了!

總之我在某次發現希伯來文跟英文有個地方不一樣,英文會說 I am fine,但是希伯來文會說ani lo besedeh (我不好),跟中文一樣不需要一個動詞嗎? 我那時候觀察到這個特別的地方,也問了別人,但是他們沒有給我解答,我就像接受量子力學的某些概念一樣的接受了它。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上帝的名字有個意思就是being的現在式,所以猶太人才不會在平時說到這個字,甚至這個字不存在於希伯來文之中了!
這告訴我們什麼線索? 如果有神的話,他會是自有永有的神。

夜景如此夫復何求?

對話開啟智慧,思想延伸智慧。鼓勵華人換個思維去想,生命可以更簡單又更有效率;打破原來的次序,創造新的秩序可以產生不同的效果。如果你要面對世界,請向前傾13.7度。

與人的對話暫且分享至此,與神的對話還在繼續......。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埃及遊> 面對阿拉伯人......我與立法委員都要繳學費

早上大使與以色列理工學院的一位諾貝爾獎得主見面聊聊,下午便來與當地的台灣學生聊聊天輕鬆一下,絲毫不刻意自然而然的我就坐在了大使旁邊,大使坐得很穩,我也就像個小孩問了一堆的問題,像是大使的工作是什麼? 大使平常休閒時候做什麼? 也問到了最近外交的窘境,還自以為是地抒發自己心中的想法,但是也不敢在敏感地方盤旋太久。聊了聊,就聊到了這次我去埃及十天的大小事情上面,稍微展現了過去短暫相聲社員的功力,把一個個的事件描述給大使和科技組組長聽。可能因為座位安排的關係所以整整兩個小時我居然都在跟大使講話,也的確是很奇妙的經驗。


這次去埃及,真的是感覺到價值觀的碰撞,才覺得自己心地也太好,好到可能在跟當地人議價的時候,還會體諒他們生活辛苦不好意思喊得太低。加上到處都是有給小費的習慣,台灣人到這邊會特別不習慣,當所有東西的價格都在浮動的時候,心理的價格和原則就變得特別重要。我知道出去玩都是有深度的,不僅僅是閱地理、閱人文、閱黃沙滾滾、閱綠洲流水,特別閱旅伴也是認識的很深。

第一天舟車勞頓到了開羅後,埃及人沒讓我們閒著,搭個計程車還中途上來了導遊要介紹行程給我們,談的時候聲聲說我們是朋友,被拒絕後下車時,顯然友情已經結束了。一路上肉體的累也不算什麼,就是心累! 一天之內跟好多人建交,又跟好多人絕交,想了都好笑。平時生活當中幾個月才能發展出的關係,在這邊每天上演個十來件都不奇怪。建交絕交的還算小意思了,當遇到了欺騙的事情,心中就會是真的不開心啦!


談到了欺騙的事情,大使他說話了。前一陣子來了個立法委員團(此時我跟他再次確認了一次,真的是立法委員團),來到耶路撒冷參觀時,向阿拉伯人買飲料,買的時候是十五,付錢的時候成了五十,搞的就是英文發音因為口音而造成的誤會。我也向大使分享了我覺得挺有趣的被騙經驗,有個埃及人跟我說一件傳統衣服只要五埃磅,我確認了大概近十遍,抱持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心態,明知有詐,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才知道原來是五英鎊! 這個真的讓我笑了,接下來我就很爽的戳破一路上跟我喊五磅的人的謊言。

實在不知道埃及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一路上充滿欺騙與令人不悅的感覺,所以跟老闆來了一個走心的談話,才大概知道茉莉花革命對埃及的影響是幾年間埃磅的狂跌,人民生活的走樣,房價的狂飆,觀光的停擺。也接著聊到了他們的薪水,他說服務生大概一個月有150美金,靠小費可以收到200美金,而每個職業…

希伯來文的 五大特點

有人戲稱「希伯來文」是「學不來文」,為什麼呢? 有那些困難呢? 當然我覺得這些困難比起外國人學中文的困難來說還只是小事,他們要學會我們複雜的漢字絕對是讓腦袋容量耗盡的事情,當然中文的文法比起希伯來文實在簡單很多,所以其實可以說每個語言都有他的難處跟簡單的地方。我也相信語言是一種肌肉的記憶和腦袋的習慣,只要你把腦子泡在裡面,你遲早都會掌握他的,克服後的難處就會成為你往後繼續學習語言的優勢。

1. 印刷體 & 書寫體         希伯來文也有他簡單的地方,那就是我覺得他寫起來很簡單,比起英文來說是難了一些,因為手寫體跟印刷體是很不一樣的,等於你讀的時候是看一套,寫的時候則是另一套。但是別忘了我們漢字才是長得最複雜的文字,如果你會中文,那你絕對有能力去學會任何一個語言的讀跟寫。

2. 忽隱忽現的母音         比起母音a, e, i, o, u 都會寫出來的英文,這一點真的是比較麻煩,有時候無法看著這個字就靠著神奇的自然發音法給他擠出一個聲音。但是我認為華人真的不需要擔心這個,我們已經很習慣去猜每個我們不會的字的發音了,有邊讀邊,沒邊就給他讀中間嘛!         也還好希伯來文當中還是有一些子音有時候兼當母音的功能,叫做「consonantal vowel」,你也可以看這種忽隱忽現的神祕感是一種語言的美麗。畢竟全部都已經知道了實在挺乏味的,全部未知又會讓人沮喪想放棄,所以介於兩者之間大概是最美的語言地帶。

3. 性別+時態         就像大部分由字母組成的語言一樣,希伯來文也有性別,還有時態。但是跟英文比起來會更加複雜,大概跟西班牙文、葡萄牙文有些接近。         希伯來文每個動詞會分男女,進而再往下分出各個時態,個人覺得特別的是連形容詞也要分男女,你要先決定這個東西是陰還是陽,再決定要用陰性還是陽性的形容詞來形容他。這個對於我這個初學者來說還沒有甚麼感覺,因為我學語言的方式比較特別,是跟當地人學而不是跟老師學,先學了很多生活的用語,並且把這些當成工具在生活中使用,有了句型後增加字彙,創造出更多的句子。
4. 最難發的音ר
        針對這個音,我的帥哥法國回歸肌肉猛男猶太人教我像刷牙時漱口的聲音,舌根的彈舌,這個是不錯的解釋,但是大概就是嘴巴裡舌頭的位置是那樣,平常講話並不會彈舌。
        另外一個很好的…

神要擴張我之前的二十年

明天就是來以色列最重要的第一個考試,心中縱使有點窒息感,卻有些不尋常的興奮。閉上眼,我可以看到自己從小到大的一幕幕,在大腦的世界裡面一個一個的串連起來,交錯相連縱橫複雜,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在人生的某個時刻回顧自己走過的年歲,但是這次卻是最完整的一次。神給了我完整自主的空間發展自己所喜歡的領域,卻也不斷帶領我到他要訓練我的地方,想到這裡我腦中的宇宙情不自禁的顫抖。



        小時候那首詩歌「使用我,使用我,在你同在中。」在某個時刻從背景音樂轉成了主旋律,在年紀好小好小的時候,我是否就已經向神許下願望說我要為他所使用? 我記得有次在敬拜讚美特會後幾位老師在聊天中說到:「銓銓每次在呼召的時候都一定會出去接受按手禱告。」那大概是在一二年級的時候吧! 是否那時候我已經獻上自己為主用? 雖然不明瞭,我卻一直知道自己帶著聖靈的記號,心中聖靈的聲音也總是伴隨著我到任何地方。         更小的時候克安通牧師對我說了一個預言,他說我會成為領袖,無論我怎麼看自己,總是不覺得自己會是那個「領袖」,有好多領袖需要的東西都是我最缺乏的。我會告訴自己可能那個領袖不是一個「大」的領袖,是個「小布隆東」的領袖。不過看看大衛、摩西,一個逃亡四十年成為以色列偉大的領袖,一個在曠野四十年八十歲成為出埃及的領導者。神的作為不能被限縮,卻需要我們有信心地將主權交給主。


        在差不多小的年紀,教會帶我們去到小兵丁營會,晚上有禱告會。在按手禱告之後,我睡著了,夢裡看到耶穌站在我跟弟弟的房間中間,告訴我要與弟弟彼此相愛,那個畫面到如今像是昨天發生一樣。雖然生命中許多的傷害來自家族的遺傳,但神使我們成為和平之子,為了和平而奮鬥努力,為了使我與父母家人之間的關係和好,在美國與在中國的時間,神都持續的幫助我。或許為了使他所用的器皿至少是完整能承裝恩典,神正一步步的修復我的生命。         曾經有一段黑暗的日子裏面,我沒有安全感以至於夜不成眠,以至於在家裡態度特別差。那段很長的日子裏面,回想起來像是個噩夢,心中充滿了憤怒與不解。憤怒自己天生的才華被扼殺,這麼說確實狂妄,誰會出生就知道自己的才華呢? 不解為什麼父母用那樣的教育來對付我,使我那麼的不開心。原本自己想學的音樂,最後成了完完全全的惡夢,成為巨大的壓力;明明每次在學校數學段考都可以考到滿分,但回家卻被說成比弟弟還要愚鈍,在爸爸像是個天才…

死的不是我們所以沒關係

「嗚~~~~嗚~~~~」是警報響了嗎? 2018年五月14日美國搬遷大使館到耶路撒冷,是自2014年的加薩衝突以來再一次大規模的衝突。遠在美國的川普Trump總統的一句話,像是蝴蝶在太平洋中間拍了一下翅膀,地球彼端的以巴衝突造成迄今為止近百人死亡,幾百人受傷。這讓我想起美國室友跟我說的一句話:

People who are not interested in politics are like people drowning in the water and don't like water. 不喜歡政治的人,如同將要溺死的人卻不喜歡水一樣。


        「銅~~~怕~~~」直到這個警報聲超過了平時的音域,重低音震破空氣而出的同時我才心中確定只是以色列理工學院一年一度大Party的音樂。我選擇不去Party有很多原因,其中的主因是我不想再被蒙蔽在金迷紙醉、聲色犬馬的花花世界之中,而無感於世界的殺戮與荒唐。今年的一首新歌「This is America!」是全世界的寫照,我們注意焦點的地方,而後面失焦的亂象、平時沒有得到鏡頭的殘酷總是被忽略。



        我們會說:「這兩個沒關係,不衝突也不矛盾。」所以便自我中心的享樂,然後不時的發出同情的聲音,就像舊時的我。但事實是在沒關係的時候不矜持,有關係的時候是不可能停下來的,所以「沒關係的時候」是我們練習拒絕的時候,「有關係的時候」是實彈上場的時候。我有鴻鵠之志,只希望有天能以世界、以神為中心去完成更大的計畫,所以也深知要好好建立心理素質和正確的想法,未來才能通過「不欺暗室」的考驗。

        就像是人們總是不斷拒絕「毒品」,卻不知道「糖」害死的人遠超過毒品,就像青蛙怕沸水卻安逸於溫水。我們生活中的享樂就像是糖,失去敏銳,並使自己的心蒙上一層厚厚的油。不死於糖的人說糖吃了沒事,重傷於糖的人神智不清也說不出糖的問題,兩極的世界就是分成了定義生命為「追求快樂」與始終在痛苦之中的人。

        我對於說「只要你快樂就好!」或是以自問「你這樣做快樂嗎?」來確定心中平安的人相當擔心,因為糖吃多了會胖,胖了會高血壓,高血壓心臟難受,心臟有病生命難保。

貼上三個今天的新聞:
        美國把以色列大使館遷到「兩國首都」耶路撒冷,以巴衝突造成40人死亡
        古巴航空客機起飛後墜…

為什麼來以色列讀研究所是夢想成真?

除了信仰的因素以外,比起在台灣、美國等其他地方,為什麼來以色列讀研究所是夢想成真?
        今天我突然想通了這件事情,讓我不得不拿起鞭子開始鞭策自己努力,我已經不是在求學的階段了! 這要怎麼說……


以色列特殊的研究環境         最大最大的原因就是兩個字「獨立」。我說的獨立是指在金錢上面有獎學金,一個月有三萬多台幣加上免學費,當然房租一個月八千五台幣還是要另外交的,如果這樣還是沒有RING A BELL,那我接下來說,如果我的表現沒有達到他們為我訂下的標準,那我的寶貝獎學金會減少,如果研究的主題方向找到了,每個月的獎學金會變更多。這樣的輕微壓力,是不是感覺就像是社會新鮮人出來「工作」?

是「研究工作」!         不管你是否認同這樣的想法,但是「研究」老早在幾世紀以前就是正式的工作了,這個工作的特點非常吸引人,相對於其他職業來說他相對自由,是標準的智力多於勞力的工作,所需要的人格特質是要有創意、解決問題能力、學習能力強等等非常需要培養的技能。我原本想像中是在我讀博士才會進入這樣的世界,因為博士通常都是拿錢,不用再繳學費了,但是很明顯的今天在以色列,碩士生就已經像是在做研究的「工作」了!


人因自由而努力         我很慶幸自己這麼幸運,也因此更加珍惜這份工作,能夠獨立過生活一直是我長期的夢想,或許那份「不自由毋寧死」的逆骨一直都還在! 先不論自由的定義為何,「自由」本來就是人生的一個終極目標,不就是這首「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凡事皆可拋」中所想要詮釋的,不管是從罪中得自由,是從獨裁專制中得自由,從慾望中得自由,從體制思想中得自由,人的歷史有許多是為了「自由」而奮鬥出來的。不過我很清楚神的恩典給予我這份自由,我深深期許自己可以加倍的努力,並認真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