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我在中國遇到的試探

我在中國得到了一個提醒 : 非基督徒的群體中沒有一個正確的標準看待試探,社會不知道何為試探? 又如何遠離試探? 愛因斯坦曾經說過:「支配世界的三大力量: 愚笨、貪婪、恐懼。」會落入試探的也是因為在這三點上面的失敗,而這三個的解藥都在乎神,要認識神,因為祂是一切的座標與基石。
我在上海有一群很要好的朋友,常常一起出去玩。
有一次我們白天在市區觀光,晚上計畫要去夜店,因為有個相識的法國人可以帶我們去三個不同的夜店,而最好的是因為這個法國人是這三家夜店的公關,我們因此不花一分錢就可以做貴賓擁有最好的享受(?)。但是我心裡卻很不平安,雖然我只是風聞夜店的名聲狼藉,從未見過其狼皮底下賣的是什麼?(愚笨) 同時我心中蠢蠢欲動,既是好奇心也是那慾望作祟,空中掌權者的烏雲似乎就要擴展到我的領空!(貪婪) 再加上那句「在外靠朋友」,我又害怕此行不去是否又會錯過與朋友的共同回憶?(恐懼) 作為一個Y世代,必須要承認朋友是很重要的,不然我可能就要被淹溺在時代的洪變之中? 當時的我是一個壓力鍋,從3D世界來看是無比的正常,若能從靈界的維度來看,則會看出我心中拉扯的洶湧澎湃、不安的熱氣蒸騰。
說實話雖然心中反反覆覆,但其實在某些時間點我已經決定要去夜店了,但是剛好那天的前一天我跟團契的朋友認罪(這是另外一個故事,像是把你的五十道陰影放到陽光下煎熬的感覺),並且答應了這群基督徒朋友要在隔一天晚上向父母認「叛逆期」的罪。所以這一天團契的朋友都有跟我保持聯絡,給我鼓勵與支持。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同時幫上帝帶領我,成為我腳前的灯。
在黑暗終於籠罩,十里洋場聲色犬馬,新上海灘紙醉金迷。要趕緊做出一個選擇時,我找了個安靜的地方,不住的禱告,還不夠! 不住的讀經,還不夠! 我打電話給在上海團契的基督徒朋友,他並沒有告訴我怎麼做 (通常很多基督徒習慣講出他們認為的正確答案),他告訴我去尋求神的答案。前前後後、時時候、逼逼迫迫,我煎熬出了不要去的三個原因: 第一個,上海貴為中國最重要的城市,世界的金融中心之一,卻也是華人百年屈辱的起始點,連本帶利十六億兩白金與一千一百多條不平等條約,我們不該記仇卻也不能殘存任何一點屈辱,都還來不及拾起掉落滿地的自尊,上海夜店卻是一個洋人進去不用錢,華人男性要錢的地方。第二個,我是絕對軟弱的,這是活了二十多年的生命定律,我不想再看到慾望成為我的主人,這是宣告也是格言。第三個,信仰是我生命的根本,所信靠與所仰望的,所接受與所追求的,如果踏入一個毀滅性的選擇,我的生命將如同破壁殘垣不再完整。
最後我彷彿在驚濤駭浪中找到了浮木,也就是自己心中的平安,遠離了試探,我想這也是為什麼神要基督徒們聚在教會,神的見證人如雲彩般圍繞這個地方,第二代基督徒從小在這裡長大,被教導遵守許多的規定,也立下許多的約,我們或有疑惑、或心裡反抗,但是從小到大我知道,我最不需要去做的就是「擔心」,在神的殿中自有來自神的標準,而那是超越時間、空間,也勝過在時空之下的試探。漸漸知道,我守的是天上的產業,立的是與神的永約。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也體會到另外一個提醒 : 基督徒比起非基督徒沒有什麼更優秀的,一樣在試探面前弱不禁風,罪惡一樣伏在我的門前,如同蔡院長曾說過的:「我們不過就是得到更多神的偏愛」。沒有理由帶著法利賽人的驕傲,我們應該更多認識神親近祂;絕對不能犯下何弗尼非尼哈的重罪,要做拿細珥人守神的誡命。但是這何其的難,我身為二十年的基督徒,在遇到生活中常見的試探時,也得傾出洪荒之力才得以戰勝,我想這就是為什麼神要給以色列人號角,在爭戰中號角聲響起,呼求上帝,就蒙拯救脫離仇敵,這就是神對我們基督徒的偏愛。
罪,伏在門前、電腦裡、與朋友的談話中,戀慕著我們每一個人,我們要如何去制伏他? 第一個提醒就是不要離開神的家,因為在這裡,有從神來的真理,那是面對試探的正確標準。第二個提醒則是不在神的家中時要記得帶著神的號角,就像我在中國時潛心呼求神,終蒙拯救一樣。與試探之間屬靈的戰爭是一輩子的,直到末後的日子號角吹響,上帝降臨,試探不再,死亡的權勢與毒鉤也將不復存在。


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深夜猶太會堂遇見信實的神 - 贖罪日 Week4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        「七月初十是贖罪日;你們要守為聖會,並要刻苦己心,也要將火祭獻給耶和華。當這日,甚麼工都不可做;因為是贖罪日,要在耶和華-你們的上帝面前贖罪。當這日,凡不刻苦己心的,必從民中剪除。凡這日做甚麼工的,我必將他從民中除滅。你們甚麼工都不可做。這在你們一切的住處作為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你們要守這日為聖安息日,並要刻苦己心。從這月初九日晚上到 次日晚上,要守為安息日。」(利未記23:27-32)
        遵守利未記16章和23章所說的一般,從星期五的日落開始,我就沒有再吃、喝東西,也盡量不再用電器產品,手機和電腦也關機。午覺起來信步走到了學校裡面的猶太會堂,卻忘了要穿白色的衣服,那是猶太人哀悼悔改的顏色,所以我坐在外面,對於一個非猶太人同時也不會說希伯來文的,進去裡面其實需要很大的勇氣,聽著裡面的人唱著歌,Kol Nidre Prayer曲調的那股沉重,如同所有人臉上僵硬的表情。我坐在一旁觀察,不知不覺的也進入了氣氛之中,開始回顧過去的一年並為了其中所犯的罪跟神悔改,去年暑假依序到了溫州、金門、上海、蘇州、西安,以及崇明島的新年冒險、江南的背包行,接著回到台灣被修剪,就踏上了申請以色列理工學院的忙碌之中,在叢林之中藉著信心披荊斬棘,在七月亞太特會後的主日晚上收到了錄取通知單,我在床上第一次喜極而泣,不僅是因為這信心的結果和錄取的獎學金,更加喜悅因為神悅納我進入這個宇宙的中心。九月三號踏上了這塊土地,一個月以來心中的決心實在太多而使生活稍顯紛雜,我知道順序放對最重要,所以這個贖罪日便是重新整理自我的新開始。


猶太會堂為誰開?         我跟我的室友開始了這樣的贖罪日對話,他剛從會堂回來,因著心中無法抗拒的熱情我開始跟他分享贖罪日禁食讀經的心得,他也跟我說了他今天在猶太的會堂裡面唱歌、跳舞、do Jewish things……,心中暗暗期待明年的這個時候可以順利學會希伯來話,並真正的進到猶太會堂,但是我真的能進到裡面嗎?
        「外人可以進到猶太會堂嗎?」「要看你去哪個會堂,有些人會介意,有些人不會。但是如果你頭上有帶著小圓帽的話就可以了,因為……。」
        那個小圓帽其實不僅僅猶太人會戴,一般人都會直接聯想到猶太人,但其實天主教的神父也都會戴著啊! 當他跟我說的時候我才想起來,只是神父戴的顏色不會有這麼多種。它…

為什麼來以色列讀研究所是夢想成真?

除了信仰的因素以外,比起在台灣、美國等其他地方,為什麼來以色列讀研究所是夢想成真?
        今天我突然想通了這件事情,讓我不得不拿起鞭子開始鞭策自己努力,我已經不是在求學的階段了! 這要怎麼說……


以色列特殊的研究環境         最大最大的原因就是兩個字「獨立」。我說的獨立是指在金錢上面有獎學金,一個月有三萬多台幣加上免學費,當然房租一個月八千五台幣還是要另外交的,如果這樣還是沒有RING A BELL,那我接下來說,如果我的表現沒有達到他們為我訂下的標準,那我的寶貝獎學金會減少,如果研究的主題方向找到了,每個月的獎學金會變更多。這樣的輕微壓力,是不是感覺就像是社會新鮮人出來「工作」?

是「研究工作」!         不管你是否認同這樣的想法,但是「研究」老早在幾世紀以前就是正式的工作了,這個工作的特點非常吸引人,相對於其他職業來說他相對自由,是標準的智力多於勞力的工作,所需要的人格特質是要有創意、解決問題能力、學習能力強等等非常需要培養的技能。我原本想像中是在我讀博士才會進入這樣的世界,因為博士通常都是拿錢,不用再繳學費了,但是很明顯的今天在以色列,碩士生就已經像是在做研究的「工作」了!


人因自由而努力         我很慶幸自己這麼幸運,也因此更加珍惜這份工作,能夠獨立過生活一直是我長期的夢想,或許那份「不自由毋寧死」的逆骨一直都還在! 先不論自由的定義為何,「自由」本來就是人生的一個終極目標,不就是這首「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凡事皆可拋」中所想要詮釋的,不管是從罪中得自由,是從獨裁專制中得自由,從慾望中得自由,從體制思想中得自由,人的歷史有許多是為了「自由」而奮鬥出來的。不過我很清楚神的恩典給予我這份自由,我深深期許自己可以加倍的努力,並認真的生活。

刻骨銘心! 諾貝爾獎得主跟我說的話

剛來到以色列的一個禮拜,台科大的黃崧任教授帶我跟另外一個大陸朋友一起去魏茲曼研究院,在那邊我遇到了兩位諾貝爾獎得主,真的讓我驚嘆以色列的特產除了宗教信仰、文化習俗、新創科技等等之外,諾貝爾獎得主更是到處都是!!! 自從有諾貝爾獎以來,有二成五左右的得獎者是猶太裔的,在經濟跟科學領域的更是高達四成多。在魏茲曼研究院裏就有幾位。
        黃教授跟其中這一位Reshef Tenne教授在材料方面有合作的計畫,全魏茲曼的論文引用次數中,光是他的引用數就佔了一半,他很有希望可以在未來的幾年獲得諾貝爾獎,黃教授人很好,還向他介紹我們兩個小毛頭,讓我受寵若驚的是,黃教授突然跟Tenne教授說:「Joseph(我) is a talented student!」頓時腦中出現了許多接下可能會發生的對話,可能Tenne教授會問我哪裡有才華? 或是會問我在學校做什麼研究? 在Tenne教授還沒開口之前我就已經開始支支吾吾了,但Tenne教授跟我說的是:「Studying hard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You have to study hard.」我心中頓時有了一種平安和信心(即使這句話我聽了好多遍!但是諾貝爾獎得主講出來的就是不一樣),我當時也不知道是從哪來的。現在回想,可能這個答案給人放心的希望,我們看一個人的時候真的是要看他說話背後的努力,不可諱言地,說話是真的很重要,但是在科學領域裡面運氣是發生在實力裡面,沒有實力的人不會有運氣的,不像一個人的外表常會騙人,而實力卻是從努力來的,在我現在的程度來看,努力是騙不了人的。有些人聽了這些話會擔心,因為他還不夠努力;有些人聽了會放心,因為他就是靠努力上來的。我聽了Tenne教授說的話後,心中是放心卻擔心的,因為我知道自己努力的還不夠。


        之後在跟黃教授聊天之中了解到,這些做基礎研究的大師,都是在一個題目上至少做了十幾年到三十年,並且這些成效影響造福了人類,他們的研究被廣泛地應用在我們的生活中,根本性的影響我們的生活。這也是得諾貝爾獎的標準,不僅是要厲害,還要造福人類社會。更令人感動的是他們努力的歲月,從他們的身上聽到「努力」兩個字是最適當,也是最刻骨銘心的。

        上面這一位在拍照中不忘記要比YA的諾貝爾得主Ada E. Yonath,她曾經幾乎要被剔除在魏…

上海交大2016至2017 - 見聞錄

在上海的交換生活可以有各種各樣的排列組合,身為中國最重要的城市與世界金融中心,你可以在這邊取得很好的實習經驗;交大優秀的學習環境,可以讓你在專業上有教授和同學彼此砥礪;頂尖的學校也有各樣的資源,校園生活可以很豐富,雖不比台灣活躍,但是也是中國內較活潑的校園;你也可以借助中國現在很發達的電子業務,到處趴趴走。以上也都是我生活中體驗到的幾塊大餅,下面很樂意分享我的心得給所有有志於到中國一探究竟的人。

課業         在中國我選了7堂課,但因為不熟悉這些選課的機制,導致很悲劇的~有一堂課在我考完期末考後,被校方通知我沒有資格選這堂課,成績也將不計算。上海交大選課的機制很奇葩,沒有加退選,也不能在學期間停修,必須要很忠貞的守著這堂課就算心裡起了二心,開學後你就不能再做變動了!(謹記在心:不要把台灣的經驗帶到中國)
        並且要切記台灣學生在中國算是中國的學生,並不是留學生所以不能享受留學生在學期中可以加簽的優惠。習慣了台灣自由的我們很無法理解不能試聽課程的選課方式,因為有些課室從第三周上或是學期中才開始的,於是你在選課前是無法試聽老師的風格適不適合自己的。

我自己的打算是到處多碰碰,所以選了一個電機的嵌入式系統,一個資工的C語言,其他都是船舶相關的,因為我是被交換到這個學院。選不一樣的課除了給自己的未來有更多扇門的選擇,也可以認識到學校中不同領域的老師,和他們教學的品質。
        學校裡也還保有著中國人勤勞的美德,所有課幾乎都是早上八點開始,他們有些宿舍甚至晚上12點會斷網路,這些規範會逼學生有無比正常的作息,他們的學生基本上十一點全部都關燈躺平。
        學期開始的第一個禮拜可以說是最痛苦的一個禮拜,因為我每一堂課都遲到,而這種遲到是會帶給人羞恥感的,我的廉恥就是在這個禮拜被快速地建立起來,因為他們把教室的門口設計在教室最前面,一進門就面對所有的目光並站在教授的旁邊。每次遲到我都低著頭竄到一個空位裡,盡力不發出任何聲響。又往往因為前天太晚睡,一早又是八點的課,上課時常常坐著看著老師打瞌睡,第一個禮拜就被兩個老師各點名一次要我起立回答問題。這些對我來說真是打擊! 心裡直呼這個機制太狡猾了,根本是非要我們回歸正常的作息和養成不遲到的習慣,也多虧這個禮拜的各種羞恥感,我之後再也沒遲到過了。

        就算不遲到,有一堂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