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我在中國遇到的試探

我在中國得到了一個提醒 : 非基督徒的群體中沒有一個正確的標準看待試探,社會不知道何為試探? 又如何遠離試探? 愛因斯坦曾經說過:「支配世界的三大力量: 愚笨、貪婪、恐懼。」會落入試探的也是因為在這三點上面的失敗,而這三個的解藥都在乎神,要認識神,因為祂是一切的座標與基石。
我在上海有一群很要好的朋友,常常一起出去玩。
有一次我們白天在市區觀光,晚上計畫要去夜店因為有個相識的法國人可以帶我們去三個不同的夜店,而最好的是因為這個法國人是這三家夜店的公關,我們因此不花一分錢就可以做貴賓擁有最好的享受(?)。但是我心裡卻很不平安,雖然我只是風聞夜店的名聲狼藉,從未見過其狼皮底下賣的是什麼?(愚笨) 同時我心中蠢蠢欲動,既是好奇心也是那慾望作祟,空中掌權者的烏雲似乎就要擴展到我的領空!(貪婪) 再加上那句「在外靠朋友」,我又害怕此行不去是否又會錯過與朋友的共同回憶?(恐懼) 作為一個Y世代,必須要承認朋友是很重要的,不然我可能就要被淹溺在時代的洪變之中? 當時的我是一個壓力鍋,從3D世界來看是無比的正常,若能從靈界的維度來看,則會看出我心中拉扯的洶湧澎湃、不安的熱氣蒸騰。
說實話雖然心中反反覆覆,但其實在某些時間點我已經決定要去夜店了,但是剛好那天的前一天我跟團契的朋友認罪(這是另外一個故事,像是把你的五十道陰影放到陽光下煎熬的感覺),並且答應了這群基督徒朋友要在隔一天晚上向父母認「叛逆期」的罪。所以這一天團契的朋友都有跟我保持聯絡,給我鼓勵與支持。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同時幫上帝帶領我,成為我腳前的燈。
在黑暗終於壟罩,十里洋場聲色犬馬,新上海灘紙醉金迷。要趕緊做出一個選擇時,我找了個安靜的地方,不住的禱告,還不夠! 不住的讀經,還不夠! 我打電話給在上海團契的基督徒朋友,他並沒有告訴我怎麼做 (通常很多基督徒習慣講出他們認為的正確答案),他告訴我去尋求神的答案。前前後後、時時候後、逼逼迫迫,我煎熬出了不要去的三個原因: 第一個,上海貴為中國最重要的城市,世界的金融中心之一,卻也是華人百年屈辱的起始點,連本帶利十六億兩白金與一千一百多條不平等條約,我們不該記仇卻也不能殘存任何一點屈辱,都還來不及拾起掉落滿地的自尊,上海夜店卻是一個洋人進去不用錢,華人男性要錢的地方。第二個,我是絕對軟弱的,這是活了二十多年的生命定律,我不想再看到慾望成為我的主人,這是宣告也是格言。第三個,信仰是我生命的根本,所信靠與所仰望的,所接受與所追求的,如果踏入一個毀滅性的選擇,我的生命將如同破壁殘垣不再完整。
最後我彷彿在驚濤駭浪中找到了浮木,也就是自己心中的平安,遠離了試探,我想這也是為什麼神要基督徒們聚在教會,神的見證人如雲彩般圍繞這個地方,第二代基督徒從小在這裡長大,被教導遵守許多的規定,也立下許多的約,我們或有疑惑、或心裡反抗,但是從小到大我知道,我最不需要去做的就是「擔心」,在神的殿中自有來自神的標準,而那是超越時間、空間,也勝過在時空之下的試探。漸漸知道,我守的是天上的產業,立的是與神的永約。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也體會到另外一個提醒 : 基督徒比起非基督徒沒有什麼更優秀的,一樣在試探面前弱不禁風,罪惡一樣伏在我的門前,如同蔡院長曾說過的:「我們不過就是得到更多神的偏愛」。沒有理由帶著法利賽人的驕傲,我們應該更多認識神親近祂;絕對不能犯下何弗尼非尼哈的重罪,要做拿細珥人守神的誡命。但是這何其的難,我身為二十年的基督徒,在遇到生活中常見的試探時,也得傾出洪荒之力才得以戰勝,我想這就是為什麼神要給以色列人號角,在征戰中號角聲響起,呼求上帝,就蒙拯救脫離仇敵,這就是神對我們基督徒的偏愛。
罪,伏在門前、電腦裡、與朋友的談話中,戀慕著我們每一個人,我們要如何去制伏他? 第一個提醒就是不要離開神的家,因為在這裡,有從神來的真理,那是面對試探的正確標準。第二個提醒則是不在神的家中時要記得帶著神的號角,就像我在中國時潛心呼求神,終蒙拯救一樣。與試探之間屬靈的戰爭是一輩子的,直到末後的日子號角吹響,上帝降臨,試探不再,死亡的權勢與毒鉤也將不復存在。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