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刻骨銘心! 諾貝爾獎得主跟我說的話


魏茲曼一日遊

        剛來到以色列的一個禮拜,台科大的黃崧任教授帶我跟另外一個大陸朋友一起去魏茲曼研究院,在那邊我遇到了兩位諾貝爾獎得主,真的讓我驚嘆以色列的特產除了宗教信仰、文化習俗、新創科技等等之外,諾貝爾獎得主更是到處都是!!! 自從有諾貝爾獎以來,有二成五左右的得獎者是猶太裔的,在經濟跟科學領域的更是高達四成多。在魏茲曼研究院裏就有幾位。
他在跟我們解釋他的研究。

        黃教授跟其中這一位Reshef Tenne教授在材料方面有合作的計畫,全魏茲曼的論文引用次數中,光是他的引用數就佔了一半,他很有希望可以在未來的幾年獲得諾貝爾獎,黃教授人很好,還向他介紹我們兩個小毛頭,讓我受寵若驚的是黃教授突然跟Tenne教授說:Joseph() is a talented student!」頓時腦中出現了許多接下可能會發生的對話,可能Tenne教授會問我哪裡有才華? 或是會問我在學校做什麼研究? Tenne教授還沒開口之前我就已經開始支支吾吾了,但Tenne教授跟我說的是:Studying hard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You have to study hard.」我心中頓時有了一種平安和信心(即使這句話我聽了好多遍!但是諾貝爾獎得主講出來的就是不一樣),我當時也不知道是從哪來的。現在回想,可能這個答案給人放心的希望,我們看一個人的時候真的是要看他說話背後的努力,不可諱言地說話是真的很重要,但是在科學領域裡面運氣是發生在實力裡面,沒有實力的人不會有運氣的,不像一個人的外表常會騙人,而實力卻是從努力來的,在我現在的程度來看,努力是騙不了人的。有些人聽了這些話會擔心,因為他還不夠努力;有些人聽了會放心,因為他就是靠努力上來的。我聽了Tenne教授說的話後,心中是放心卻擔心的,因為我知道自己努力的還不夠。       



        之後在跟黃教授聊天之中了解到,這些做基礎研究的大師,都是在一個題目上至少做了十幾年到三十年,並且這些成效影響造福了人類,他們的研究被廣泛地應用在我們的生活中,根本性的影響我們的生活。這也是得諾貝爾獎的標準,不僅是要厲害,還要造福人類社會。更令人感動的是他們努力的歲月,從他們的身上聽到「努力」兩個字是最適當,也是最刻骨銘心的。

世界上最可愛的諾貝爾獎得主,真的!
        上面這一位在拍照中不忘記要比YA的諾貝爾得主Ada E. Yonath,她曾經幾乎要被剔除在魏茲曼的資格,因為她做的題目幾乎沒有人相信會成功,也已經經過了好幾年的失敗,然而當時的院長仍然主張要 Yonath 教授繼續她的研究,這樣的決定造就了如今的一位諾貝爾獎得主。研究的路說實在的確實不好走,Study hard 在年輕學生時說來容易,但是結了婚有了小孩之後,我想可能再也就不是孤身一人,不僅Study hard 也要live hard。我還有好多要學的呢!

        來到以色列馬上就當面接受到這樣的教育對我來說真的很特別,也很感謝主內的家人,黃崧任教授帶我到魏茲曼大開眼界。還要感謝遠美阿姨跟焜煌叔叔提供我第一個月住的地方和熱情的招待。

Ada E. Yonath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8%BF%E8%BE%BE%C2%B7%E7%BA%A6%E7%BA%B3%E7%89%B9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什麼來以色列讀研究所是夢想成真?

除了信仰的因素以外,比起在台灣、美國等其他地方,為什麼來以色列讀研究所是夢想成真?
        今天我突然想通了這件事情,讓我不得不拿起鞭子開始鞭策自己努力,我已經不是在求學的階段了! 這要怎麼說……


以色列特殊的研究環境         最大最大的原因就是兩個字「獨立」。我說的獨立是指在金錢上面有獎學金,一個月有三萬多台幣加上免學費,當然房租一個月八千五台幣還是要另外交的,如果這樣還是沒有RING A BELL,那我接下來說,如果我的表現沒有達到他們為我訂下的標準,那我的寶貝獎學金會減少,如果研究的主題方向找到了,每個月的獎學金會變更多。這樣的輕微壓力,是不是感覺就像是社會新鮮人出來「工作」?

是「研究工作」!         不管你是否認同這樣的想法,但是「研究」老早在幾世紀以前就是正式的工作了,這個工作的特點非常吸引人,相對於其他職業來說他相對自由,是標準的智力多於勞力的工作,所需要的人格特質是要有創意、解決問題能力、學習能力強等等非常需要培養的技能。我原本想像中是在我讀博士才會進入這樣的世界,因為博士通常都是拿錢,不用再繳學費了,但是很明顯的今天在以色列,碩士生就已經像是在做研究的「工作」了!


人因自由而努力         我很慶幸自己這麼幸運,也因此更加珍惜這份工作,能夠獨立過生活一直是我長期的夢想,或許那份「不自由毋寧死」的逆骨一直都還在! 先不論自由的定義為何,「自由」本來就是人生的一個終極目標,不就是這首「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凡事皆可拋」中所想要詮釋的,不管是從罪中得自由,是從獨裁專制中得自由,從慾望中得自由,從體制思想中得自由,人的歷史有許多是為了「自由」而奮鬥出來的。不過我很清楚神的恩典給予我這份自由,我深深期許自己可以加倍的努力,並認真的生活。

深夜猶太會堂遇見信實的神 - 贖罪日 Week4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        「七月初十是贖罪日;你們要守為聖會,並要刻苦己心,也要將火祭獻給耶和華。當這日,甚麼工都不可做;因為是贖罪日,要在耶和華-你們的上帝面前贖罪。當這日,凡不刻苦己心的,必從民中剪除。凡這日做甚麼工的,我必將他從民中除滅。你們甚麼工都不可做。這在你們一切的住處作為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你們要守這日為聖安息日,並要刻苦己心。從這月初九日晚上到 次日晚上,要守為安息日。」(利未記23:27-32)
        遵守利未記16章和23章所說的一般,從星期五的日落開始,我就沒有再吃、喝東西,也盡量不再用電器產品,手機和電腦也關機。午覺起來信步走到了學校裡面的猶太會堂,卻忘了要穿白色的衣服,那是猶太人哀悼悔改的顏色,所以我坐在外面,對於一個非猶太人同時也不會說希伯來文的,進去裡面其實需要很大的勇氣,聽著裡面的人唱著歌,Kol Nidre Prayer曲調的那股沉重,如同所有人臉上僵硬的表情。我坐在一旁觀察,不知不覺的也進入了氣氛之中,開始回顧過去的一年並為了其中所犯的罪跟神悔改,去年暑假依序到了溫州、金門、上海、蘇州、西安,以及崇明島的新年冒險、江南的背包行,接著回到台灣被修剪,就踏上了申請以色列理工學院的忙碌之中,在叢林之中藉著信心披荊斬棘,在七月亞太特會後的主日晚上收到了錄取通知單,我在床上第一次喜極而泣,不僅是因為這信心的結果和錄取的獎學金,更加喜悅因為神悅納我進入這個宇宙的中心。九月三號踏上了這塊土地,一個月以來心中的決心實在太多而使生活稍顯紛雜,我知道順序放對最重要,所以這個贖罪日便是重新整理自我的新開始。


猶太會堂為誰開?         我跟我的室友開始了這樣的贖罪日對話,他剛從會堂回來,因著心中無法抗拒的熱情我開始跟他分享贖罪日禁食讀經的心得,他也跟我說了他今天在猶太的會堂裡面唱歌、跳舞、do Jewish things……,心中暗暗期待明年的這個時候可以順利學會希伯來話,並真正的進到猶太會堂,但是我真的能進到裡面嗎?
        「外人可以進到猶太會堂嗎?」「要看你去哪個會堂,有些人會介意,有些人不會。但是如果你頭上有帶著小圓帽的話就可以了,因為……。」
        那個小圓帽其實不僅僅猶太人會戴,一般人都會直接聯想到猶太人,但其實天主教的神父也都會戴著啊! 當他跟我說的時候我才想起來,只是神父戴的顏色不會有這麼多種。它…

神要擴張我之前的二十年

明天就是來以色列最重要的第一個考試,心中縱使有點窒息感,卻有些不尋常的興奮。閉上眼,我可以看到自己從小到大的一幕幕,在大腦的世界裡面一個一個的串連起來,交錯相連縱橫複雜,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在人生的某個時刻回顧自己走過的年歲,但是這次卻是最完整的一次。神給了我完整自主的空間發展自己所喜歡的領域,卻也不斷帶領我到他要訓練我的地方,想到這裡我腦中的宇宙情不自禁的顫抖。



        小時候那首詩歌「使用我,使用我,在你同在中。」在某個時刻從背景音樂轉成了主旋律,在年紀好小好小的時候,我是否就已經向神許下願望說我要為他所使用? 我記得有次在敬拜讚美特會後幾位老師在聊天中說到:「銓銓每次在呼召的時候都一定會出去接受按手禱告。」那大概是在一二年級的時候吧! 是否那時候我已經獻上自己為主用? 雖然不明瞭,我卻一直知道自己帶著聖靈的記號,心中聖靈的聲音也總是伴隨著我到任何地方。         更小的時候克安通牧師對我說了一個預言,他說我會成為領袖,無論我怎麼看自己,總是不覺得自己會是那個「領袖」,有好多領袖需要的東西都是我最缺乏的。我會告訴自己可能那個領袖不是一個「大」的領袖,是個「小布隆東」的領袖。不過看看大衛、摩西,一個逃亡四十年成為以色列偉大的領袖,一個在曠野四十年八十歲成為出埃及的領導者。神的作為不能被限縮,卻需要我們有信心地將主權交給主。


        在差不多小的年紀,教會帶我們去到小兵丁營會,晚上有禱告會。在按手禱告之後,我睡著了,夢裡看到耶穌站在我跟弟弟的房間中間,告訴我要與弟弟彼此相愛,那個畫面到如今像是昨天發生一樣。雖然生命中許多的傷害來自家族的遺傳,但神使我們成為和平之子,為了和平而奮鬥努力,為了使我與父母家人之間的關係和好,在美國與在中國的時間,神都持續的幫助我。或許為了使他所用的器皿至少是完整能承裝恩典,神正一步步的修復我的生命。         曾經有一段黑暗的日子裏面,我沒有安全感以至於夜不成眠,以至於在家裡態度特別差。那段很長的日子裏面,回想起來像是個噩夢,心中充滿了憤怒與不解。憤怒自己天生的才華被扼殺,這麼說確實狂妄,誰會出生就知道自己的才華呢? 不解為什麼父母用那樣的教育來對付我,使我那麼的不開心。原本自己想學的音樂,最後成了完完全全的惡夢,成為巨大的壓力;明明每次在學校數學段考都可以考到滿分,但回家卻被說成比弟弟還要愚鈍,在爸爸像是個天才…

想學希伯來文請上中文課

酒量小的我現在剛從海法最酷的一個Bar回到宿舍,這個酒吧叫做Iza(עברית)意思是山羊,我從學校到這個地方喝了一大瓶以色列最受歡迎的啤酒,吃了兩個牛肉三明治,這邊物價實在高的可以,但是我今天晚上沒有花到一毛錢。我並不是在炫耀,但是生活有時候就是那麼簡單的可以享受! 只要你開始學會一些生活的智慧。說是智慧可能太過高估了自己,不過這的確是在國外生活最有趣的地方,最蠢的方式通常帶給你最多的快樂,最麻煩的方式通常讓你認識最多朋友,最不花錢的方式通常是最有效率的方式,但是你需要先了解自己,並且你要有在外國生活的Mentality,接下來的幾個段落就是在述說我在美國、中國、以色列各自待了一陣子後人生產生的變化,以及這些變化帶給我的好處。
        首先,為什麼想學希伯來文請來上中文課? 這句話所用的修辭是映襯,希伯來文對比中文,兩個東西似乎對不在一起。讓我從頭開始說,來到以色列後我就一直想要學希伯來文,這種渴望就像是四十天沒喝水,想喝水的感覺,並且根據經驗我知道除非我學會了希伯來文,否則我永遠不會在以色列如魚得水。讓我告訴你我有多想學這個「學不來語」,我的生日願望一個就是這個;我常常為此禱告;在教會聽牧師講道的時候,我會拿下有翻譯的耳機並努力聽我會的字,甚至開始用嘴型去對牧師說的每個字,因為我聽說學習語言也是一個肌肉的記憶,需要讓你的嘴巴習慣發音,我現在覺得我每個字母的發音已經相當不錯了;我遇到人就會跟他們說我有多想要交朋友,所以我想學希伯來語,他們非常樂意教我任何句子和單字。
        開學之後,我遇到了一個瓶頸,如果我的希伯來語要進步神速,絕對不能只靠每天所學的隻字片語。所以我去了這學期所有的希伯來語課,從初級到高級我都去聽了,但是發現全部都不適合我。為什麼? 先說中級高級的課,因為是用希伯來語上,所以沒辦法進步太多;接下來是初級課程。老師基本上教完一個句子就會跟每個人練習,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等待,因此兩個小時的課程只有學會幾個句子,我每天在家看youtube或是用一些網站學習,再加上跟以色列朋友練習就可以抵過這個課程了,更何況這個課程要1100shekel,相當於九千台幣多,對我來說並不是一個小數目,但是就像我說的最省錢的方式通常是最有效率的方式,一定有其他方式比上課這樣循規蹈矩還要更好的。
        於是有天,我驚鴻一瞥看到了學校裡面有課程在教中文,所…